北京单场sp值是什么意思
歡迎來到中國甘肅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!
集團快訊
您當前位置: 首頁 > 集團快訊 > 媒體報道
《樂動敦煌》,從壁畫走出來的大美之音
作者: 來源: 更新于:2019-10-09 閱讀:0

首演,一票難求

從10月3日首演,至10月8日,短短6天時間,上演26場;雖每日5個場次,卻常常“一票難求”。

這是大型沉浸式文旅演藝《樂動敦煌》的真實寫照。

敦煌古樂“不鼓自鳴”,婀娜飛天“輕歌曼舞”,一幅可看可聽的敦煌畫卷徐徐展開......趁著國慶長假,金城市民紛紛走進位于蘭州市城關區南濱河路東段總面積達2600平方米的國內首個沉浸式移動劇場,在“家門口”體驗敦煌文化的無窮魅力。

大唐初年,一心遍求音樂真諦的西域天才少年白歆,終于在敦煌樂舞壁畫幻墻中領略到音樂真諦。《樂動敦煌》分“源起妙音”“樂動絲路”“上元踏歌”“盛世華章”四個章節,將白歆遍求“美音鳥”的尋覓之路娓娓道來。

“人在劇中游”。《樂動敦煌》劇場分3個不同的體驗功能區,觀眾跟隨劇中主角“白歆”,游走在整個劇場,由淺入深地體驗劇場各個空間,以沉浸式最佳體驗,循序漸進陶醉于《樂動敦煌》的音樂魅力中,細細品味盛唐的敦煌古韻。

此外,《樂動敦煌》借助現代技術,系統梳理和解讀敦煌壁畫、古籍等豐富的文化內涵,以音樂、影像、燈光、機械、舞美道具等多種手段,結合真人演藝,生動還原了敦煌音樂、舞蹈、詩歌、壁畫等盛景畫卷;通過活化敦煌古樂器、古樂譜的研發成果,淋漓盡致地展現了敦煌古樂文化,全面展現了傳承發展千年古樂的文化魅力。

“用‘藝術名片’講好中國故事,弘揚絲路精神。”甘肅演藝集團黨委書記、董事長陳其銀說,敦煌是絲綢之路上的一顆耀眼明珠,不同文明在此交匯融合,形成了具有獨特藝術魅力與價值的敦煌古樂文化。為了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視察甘肅時的重要講話精神,保護國粹藝術,傳承優秀民族文化,用藝術語言講好中國故事、敦煌故事、絲路故事,服務“一帶一路”建設,讓世界重新認識到敦煌古樂文化的魅力與價值,《樂動敦煌》讓琳瑯滿目的敦煌古樂器和樂伎從壁畫中走出來,再次奏響天籟一般的敦煌古樂,讓敦煌古樂跨越千年重獲新“聲”。

創作,精益求精

“一開始,就放到了文化高度的文旅產品在做。”《樂動敦煌》導演趙傳建說,主創團隊先后輾轉敦煌、蘭州、廣州、海南和北京,一次次采風,一次次創作。在創作過程中,則放開手腳,從立意到呈現,以全新思維和全新模式鋪展,既不強調大制作,也不展現兒女情長,完全以敦煌古樂和敦煌樂舞為主,原汁原味地呈現,“所以,《樂動敦煌》是純粹的”。

“這是一次冒險的挑戰。”《樂動敦煌》文學編創王登渤說,或許寫敦煌是自己和搭檔騰飛的宿命,此前已曾無數次涉及到敦煌題材的創作,但對敦煌樂器、對這種全新的呈現樣式是完全陌生的。幸運的是,整個主創團隊敢于應對挑戰,也提醒自己尋找更多的可能性;結果,也非常令人欣慰,在很多方面顛覆了現代已有的呈現方式,耳目一新。

“完全以敦煌為題材、時長50分鐘的音樂創作還是第一次。”《樂動敦煌》作曲姜瑩說,盡管對敦煌音樂題材并不陌生,但留給自己的創作時間確實太短了。

什么是敦煌的音樂風格?姜瑩始終在問自己,提醒自己。

首先,敦煌音樂一定與敦煌文化有關,是基于敦煌歷史背景的,敦煌是世界四大文明的交匯地,自然也必須具備世界音樂文化的格調和氣質。

敦煌壁畫上,敦煌樂器琳瑯滿目,但并沒有可考的音樂資料、尤其是視聽資料。

出自敦煌藏經洞、現收藏在法國巴黎國家圖書館的《敦煌曲譜》“幫”了姜瑩大忙。

《敦煌曲譜》是五代后唐時期抄錄的曲項琵琶所用樂譜,共有20個譜字和25首曲子,包括《品弄》《傾杯樂》《又慢曲子》《急曲子》《西江月》等等,它采用半字符號記寫,被稱為“燕樂半字譜”。《敦煌曲譜》雖僅有25首,但讀認方法早已失傳,令人神秘莫測,被稱為“音樂天書”。從30年代開始,日本學者和中國學者分別對《敦煌曲譜》進行解讀、譯譜;近十數年來,中國民族音樂學家葉棟、陳應時、席臻貫、何昌林等對《敦煌曲譜》作了深入解譯,取得了可喜成績。

“我從《敦煌曲譜》提取基因密碼,鏈接現代音樂,達到雅俗共賞的效果。”姜瑩說,《敦煌曲譜》就像是音樂的基因庫,激發了自己的靈感;而主角白歆,不僅是貫穿《樂動敦煌》首尾的邏輯主線,也是自己音樂創作的邏輯主線。這種結合,則是“讓歷史說話,讓文物說話。”

此外,為更好再現和還原敦煌盛景,《樂動敦煌》編創團隊匯聚了孟強、張華、甘華、史敏、程岳峰、胡曉林等敦煌藝術文化研究專家和業界翹楚,以及韓國知名燈光師KEE等國內外一流的藝術家。他們多次深入敦煌考察、研討,在劇本、音樂、舞蹈、多媒體視覺設計、服裝造型、舞美燈光設計等多方面狠下功夫,力求用精巧設計構思和匠心藝術,立體呈現敦煌文化的波瀾壯闊和博大精深。

未來,叫好叫座

一部新劇,如同一個新生兒,令人充滿期待。

“《樂動敦煌》僅僅是一朵浪花,希望通過《樂動敦煌》這朵浪花,吸引更多人走進浩瀚的敦煌海洋。”王登渤如是說。

“不去敦煌,也能感受敦煌之美,讓敦煌大‘IP’流光溢彩!”《樂動敦煌》視覺導演甘華說。

“愿《樂動敦煌》叫好又叫座,經久不衰!”《樂動敦煌》執行制作人賈義軍說。

......

常說,“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”,但為了這豐滿的理想,《樂動敦煌》主創團隊早已未雨綢繆。

“希望《樂動敦煌》長久地走下去,講好敦煌故事,傳播絲路文化。”甘肅演藝集團董事長陳其銀回顧了《樂動敦煌》短短半年的“誕生史”:

今年3月,省委常委、省委宣傳部部長陳青要求,創排一部旅游演藝劇目,“活化”呈現敦煌古樂以及古樂文化的博大精深,為敦煌文化、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播再添“靚麗名片”。

今年5月18日,甘肅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、海南華僑城文化演藝有限公司、廣州市明道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在深圳文博會上簽約,攜手創排大型沉浸式文旅演藝《樂動敦煌》,“活化”呈現敦煌古樂譜、藝術展現敦煌千年璀璨文化的演藝作品“呼之欲出”。

從“敦煌古樂”到“敦煌音畫”再到“樂動敦煌”,僅劇目名字就反復斟酌,名字是眼睛、是靈魂,雖是區區幾字的差別,卻影響著整個劇目的內容、呈現形式以及創作過程,絲毫“將就”不得;

邊討論、邊提升、邊制作......沒有太多的時間,沒有更多的模板,“敦煌文化”把遠隔萬里的三家公司緊緊凝聚在一起,創新思路、創新形式、創新模式,共同孕育新生。

演了26場,看了24場。《樂動敦煌》藝術總監龍富國覺得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,也聽到無數個觀眾在觀看過程中情不自禁地說出“好看”“好聽”“沒看夠”。

這樣的聲音如同敦煌古樂一樣好聽,龍富國對《樂動敦煌》如何“叫好又叫座”有了更清晰的思路。

在他看來,一部劇既叫好,又叫座,須具備“思想精深、藝術性強、制作精美、市場精準”四要素。敦煌文化博大精深,《樂動敦煌》雖汲取其中的冰山一角,以“敦煌音樂”為主,但是站在甘肅多年來甘肅創作《絲路花雨》《大夢敦煌》等敦煌題材的扎實基礎上,又借鑒了“印象系列”“又見系列”等國內演藝項目的成功經驗,集聚業界大咖和翹楚,強強聯手,雖是小成本,但以大場面、大制作保證了這些因素。尤其是,在創作過程中,以市場需求倒逼創作流程,作為全國首個移動式沉浸劇場,既能“配送”到主題公園、熱門景點駐場演出,又能全國乃至全球巡演,為走向廣闊市場打下堅實基礎。(新甘肅客戶端,記者施秀萍)


    北京单场sp值是什么意思 电竞比分网绝地求生 球探体育比分直播 3d试机号 竞彩比分500 中承配资 股票涨跌幅百分比怎么算 黑龙江36选7 东京热av无码 7星彩 球探网足球比分即时比分手机版 内蒙古快3 福建十一选五 竞彩比分直播500 佐佐木希倒垃圾中文字幕6 中国期货配资网 黑龙江36选7